31小说网 > 西游:从状元到圣人至尊 > 第六十六章 又不是纣王,应该没事

第六十六章 又不是纣王,应该没事

阐教十二上仙,先后和申公豹有关,被杀、被擒;

就算申公豹是一个好人,遇到这样的情况,那也是绝对的百口莫辩。

哪有你把人请走,全都死了、被抓的情况?这实在是太过让人怀疑。

其他的阐教门人必然会因此怀疑申公豹。

更何况,申公豹根本就不是一个好人;向来摆弄是非,惹人不喜。

这一次,申公豹被广成子等人排挤,跟广成子等人完完全全是相看两厌……不要说广成子等人全都被陈萼一人擒下,就算是不被擒下,也定然不会给申公豹任何好脸色看,申公豹一样是在阐教没有什么好名声。

经过陈萼提醒后,申公豹实在是又喜又悲,随后才反应过来。

自己在阐教、西岐这边,好像的确是已经没有任何前途。

那天命圣主姬发对自己没有好感,阐教弟子们对自己也都没有好感,自己难道就只能投靠面前的商汤上大夫陈萼,听他差遣吗?

申公豹心中着实有些不甘心。

“我能不能请问一下,你既然道法高深,应该知道如今是什么情况。”

“现在,天命圣主难道不是在西岐吗?怎么还是会屡屡受挫?”

“我申公豹又该有什么作为?我到底不是要扶持天命圣主的人?”

陈萼听到申公豹的话后,颇感无语:“你把自己给弄糊涂了吧?”

“在昆仑山上,元始天尊有没有告诉过你们,天机已经混乱?”

“天机既然已经混乱,原来的西岐天数,天命圣主,还有什么可以倚仗的?你们阐教一个两个都拿着原来的天数说话,在我看来,正是执迷不悟,应该入劫数啊!”

申公豹脑中轰然一声,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一下子清明起来。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这么说来,西伯侯姬昌梦见的飞虎的确不是我,而是黄飞虎?”

陈萼解释道:“那也不是黄飞虎,而是虎生双翅,飞熊。”

“你师兄姜子牙,道号飞熊,本该归属西岐,往西岐去立封神榜。”

“可姜子牙却留在了商汤,并且将封神榜立在商汤皇宫龙德殿外。”

“天数变化成这样,本该扶持天命圣主的姜子牙都留在商汤做首相,封神榜也在朝歌城,你们一个个还说天命天数,实在是命中该有此劫。”

申公豹听后,面上露出怒色:“那姜尚有何本领——”

“你要和他斗一斗?”陈萼冷笑一声,“我下手很快的,可以让你感觉不到痛苦,就上封神榜;若是下手再快一点,说不定还能让你神魂俱灭,连上封神榜的烦恼都没有了。”

有道是善人怕恶人,恶人却也怕死——申公豹在怎么对姜子牙不服,听到陈萼这番话后,立刻浑身一抖,连忙表态:“怎么会!”

“我和姜尚师兄弟两人向来友好,从来不曾生气。”

“我只是感觉,他要做这件大事,实力着实有点不足够。”

“不错,向来友好,你咒杀他一次,这件事我知道,姜尚也知道,你该不会以为自己还隐瞒的很好吧?”陈萼面带笑意,说着话。

申公豹瞪大了眼睛,像是被掐住喉咙的鸡仔。

这该如何是好?

阐教和西岐回不去了,在商汤也有仇人!我是不是该回山中躲一躲?

“放心吧,姜尚不是你,他是个磊落君子。”

陈萼说道:“就算你曾经害过他,他也不会出手害你,不会因私废公。”

“只要你,在必要的时候,听我命令,做一些事。”

申公豹心中惴惴不安,听着陈萼吩咐,也是忙不迭地答应下来。

西岐大军败退,汜水关上鸣金收兵,韩荣、余化摆开酒席庆祝,孔宣和陈萼两人坐在主次两张席位上。

待到酒席散去,孔宣叫住陈萼:“上大夫,我有一事,想要请教,不知道你可否为我解惑?”

“若是不重要的事,我自然有问必答。”陈萼回答道。

“有关你之前控制十二个金人,施展都天神煞阵法,可否告知我你如何得到这阵法,又如何得到上古巫族的精血,居然当真凝结成盘古虚影?”

孔宣很认真地问道。

陈萼微微一笑:“孔宣主帅,这话你问了我也不会回答。”

孔宣闻言也是微微释然:“确实,这的确不好回答。”

“若是你把这件事告诉我,我承诺帮你阻挡将来找你麻烦的人,你感觉如何?”

“虽然你这图画和十二金人,实属圣人之下第一法宝,近乎无人可以抵挡,将来却终是难免遇上强敌。只要你开诚布公和我谈一谈,至少我可以帮你抵挡。”

陈萼摇了摇头。

自己都无法抵挡的敌人,孔宣也没有可能抵挡,他的承诺没有意义。

五色神光虽然无物不刷,却刷不动圣人,这也是必然的。

见到陈萼依旧不肯回答,孔宣也是不再强求。

只是心中奇怪:这陈萼究竟是谁呢?怎么他会有巫族的阵法,还获得了巫族大巫的精血?

这个问题,连鸿钧道人、六个圣人都在暗中惊讶。

毕竟自从巫妖大战之后,再也没有盘古虚影出现过,如今盘古虚影再现,实在是令他们也不得不关注。

当天晚上,西岐大营哀声阵阵,武王姬发心中愁闷不已。

他这一次也是报定决心,一定要讨伐商汤,成就大业。

但是怎么也没想到,汜水关成为自己大哥的噩梦后,又要成为自己的噩梦。

先有余化,又有孔宣、陈萼……

商汤的奇人异士,锐不可当;西岐的奇人异士,就跟专门来送死的一样。

这还怎么打?

尤其是今天白天最后出现的十二金人,更是把西岐大军的军心都给吓破了。

姬发很确定,自己如果再表态强行进军商汤,那么手下将领应该有一半不会同意,而士兵则是几乎全都不会同意。

到时候一场哗变,就足以让自己这个天命圣主彻底完蛋,步大哥伯邑考的后尘!

所以,自己除非找到对付商汤奇人异士的办法,否则也能考虑如何撤退,如何利用心腹手下控制大军,不至于自己也被哗变弄死……

正想着,面前光芒一闪,一道模糊人影伴随着异香出现。

“不必担忧,明日整军再战。”

“可保你不败!”

这模糊人影说完话后消失不见。

武王姬发回过神来,只见手中多了两样宝物。

一个墨色小玉盒,一柄八宝玉如意,同时身上涌现出仿佛无穷的力气,再也没有担忧。

明日整军再战,必定能够得胜!

昆仑山,玉虚宫内,元始天尊微微眯起眼睛。

孔宣这孔雀,不过是孽畜而已,不必在意;上大夫陈萼,有些根源,和巫族相关,的确是非同寻常。

但是他又不是那个能夺走鸿蒙紫气的纣王,一个半残不缺的都天神煞阵法,还能吓得住我?

终究是八个弟子修行不易,元始天尊有些舍不得放弃。

若是纣王亲自出面,元始天尊就算是舍不得,也终究不敢冒险插手。

既然不是纣王,他想办法带回八个弟子,想来也不难。

而且说起来,前面四个弟子也都是这个陈萼所杀。

若是有机会,也该让他神魂俱灭才对。

……

汜水关内,陈萼隐约有所察觉。

应该是有鱼儿要上钩了。

当陈萼和纣王不是一个路数,并且陈萼展现出巫族的余泽,好像是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人之后,圣人们应该不会再怀疑陈萼。

并且还有一股恍然大悟的感觉。

难怪陈萼这么强,而且算不出来历,原来他是和巫族有关。

陈萼的能力、法宝、十二金人,足以令天下绝大多数的神仙、练气士都望而却步,不敢放肆。

但是唯独镇不住寥寥几个人。

他要钓的鱼儿,便是这寥寥几个人。

而且,当对方以为看清楚陈萼跟脚,陈萼囚禁了他的弟子之后,只怕就忍不住要插手了——毕竟看上去一切都清晰明了,陈萼又不是那威胁最大的纣王,只是一个法宝比较强的准圣罢了。

对圣人来说,并不算太难。

或许,明日鱼儿就要上钩了。

……

朝歌城皇宫内,纣王刚刚消遣过,推开昏睡的黄妃、贾氏、九侯女,感应到手掌上一个纹路微微发热,便披上衣服起来。

“到娲皇宫了吗?”

“是,大王,我们已经到娲皇宫了。”玉石琵琶精对着肩膀上的纹路回答道,“这时候来见女娲娘娘,也不知道会不会受到惩罚。”

“受到惩罚不至于,应该不愿意见你们。”陈萼说道。

那我们岂不是白来一次?

玉石琵琶精心中暗暗腹诽,不过也不敢宣之于口。

她可没有对大王放肆的胆量,尤其是知道这位大王本领之后,她们三个妖怪从来都是小心翼翼服侍,不敢有半点推脱的地方。

在昏黑的娲皇宫外站了片刻,宫门明亮起来,一名童子走出来:“你们三个因何事要见女娲娘娘?”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咪咪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mimiread.com 】

玉石琵琶精说道:“是商汤大王让我们来见女娲娘娘,说是有事情要和女娲娘娘面谈。”

那名童子回去禀报,片刻后面色古怪地回来。

“娘娘有旨意,让你们滚。”

九尾狐狸精、九头雉鸡精、玉石琵琶精三个妖怪听到这话,全都浑身发麻,惊惧不已。

女娲娘娘让她们“滚”?

她们一瞬间连坟地选在哪儿,子孙陪葬多少都想好了——这不就等于让她们去死吗?

“这这……这……娘娘还说什么没有?”

童子摇了摇头:“娘娘什么也没说。你们到底是做了什么?居然惹得娘娘大怒?”

“我伺候娘娘上千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娘娘这样……”

玉石琵琶精只感觉嘴巴发苦,只好干巴巴地说道:“我们也不知道,能不能让我们见娘娘一面,有什么事情,也请娘娘当面训斥我们。”

童子的脸色冷漠起来,手上凝聚起来法力。

“此事岂有讨价还价的道理?”

“娘娘的旨意,让你们滚,你们还不赶快滚出这里,回去等死?”

显然,玉石琵琶精、九尾狐狸精和九头雉鸡精再多嘴说话,这童子就要动手了——不要看他面皮粉嫩,实则修为也是远超玉石琵琶精三个,拿下三妖或击杀三妖都是轻而易举。

玉石琵琶精三个顿时失去勇气,不敢再耽搁,向外离去。

于此同时,玉石琵琶精向陈萼禀报:“大王,女娲娘娘果然不愿意见我们,这如何是好?”

纣王陈萼说道:“你就先不要走,说我有一句话要告知女娲。”

玉石琵琶精急忙站住脚步:“商汤大王有一句话要告知女娲娘娘!”

这一句话说完,玉石琵琶精就感觉身体一空,如同腾云驾雾。

回过神来,自己独自一人出现在台阶之下,原来已经到了娲皇宫内。

九尾狐狸精和九头雉鸡精两个则是还在娲皇宫内。

台阶之上,女娲娘娘面容冷漠,盯着玉石琵琶精,一双玉腿被白色丝袜包裹,被尊贵的衣裙、瑞气祥光遮掩。

“说吧,他有什么话可说。”

玉石琵琶精张开口,然后晃了晃身体,昏过去。

在她的身后,陈萼的虚影浮现,带着微笑。

“原来见到你这么做,就想办法学了学,你看我学的怎么样?”

女娲娘娘的目光一沉:“谁让你出现在我这里的?”

“给我滚出去!”

陈萼有些无奈:“女娲娘娘,我现在知道你之前说的都是推心置腹的良言,是我错了……你可否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顺便,我也可以跟你说一说我最近的收获,以及最近天地间的某些变化。”

“不需要。”

女娲娘娘转过头去不看他:“反正我是站在其他圣人那一边,找机会就要夺回我的鸿蒙紫气。我天生就是你的敌人,你是外来的邪魔,我们不可能妥协。”

“你快点给我离开娲皇宫,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你这话是真心的?”陈萼说道。

女娲娘娘沉默了一瞬,又回答道:“当然是真心的!”

“你走吧,我以后早晚夺回我的鸿蒙紫气。”

“那我现在就把鸿蒙紫气还给你,好不好?”陈萼问道。

女娲娘娘霍然站起身,盯着他:“你说什么?”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