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本该屠龙的我意外开始修仙 > 第三百四十一章 霍诺利亚的回忆

第三百四十一章 霍诺利亚的回忆

帝都,尼伯龙根内。

“炼金……人偶?”听到路明非和刘秀的话,老唐瞪大眼睛。

居然真的有龙搞出来可以让活灵寄存生活的炼金身躯了?

他之前问过诺顿,能不能给小银做一具和普通人差不多的身体,诺顿的回答是可以,但需要时间。

作为龙族中除了黑王和白王之外最伟大炼金师——青铜与火之王,要研究出这么一具身躯并不算困难,但是需要时间。

而不幸的是,诺顿以前从来没想过做一具仿真的人类身躯,是以这方面的研究其实是一片空白的。

毕竟对于一位龙王暴君而言,仿真的人类身躯有什么用呢?成本又高,还脆弱,而且当初人类被龙类奴役,遍地都是。

青铜城里那些蛇形兵俑同时兼顾了成本、战力、制作效率和可回收性,性价比不比仿真的人类身躯强个几十倍?

所以诺顿从来没想过进行这方面的研究,如果要几乎从零开始,尤其还没办法在现实世界里做实验,即便是青铜与火之王要设计如此精巧的炼金造物也需要至少三十年,虽然对龙来说这个时间并不长,但以老唐作为一个人类的时间观来看就很长了。

而且说实话,诺顿其实……不太擅长设计部分和精细制作部分,这些活通常都是康斯坦丁来做的,虽然他也不是不会,但这方面确实比自己弟弟差了不少——当然,这一点诺顿是死也不会告诉老唐的,这有损他身为君主的威严。

连青铜与火之王都需要至少三十年才能设计制作出这样的仿真身躯,可以想象暗面君主们在这几千年里究竟废了多少心力才有了现在的霍诺利亚。

而霍诺利亚又在这期间遭受了多少非人的折磨。

“……”

霍诺利亚怯生生地躲在芬里厄身后,看着外面那些原本还在一起聊得很开心的人齐刷刷地看向自己。

两个很好看的大哥哥脸色阴沉,拿着壶的大哥哥看她的眼神又像是怜悯又像是渴望,那个一直用很可怕的眼神看自己的大姐姐现在眼神也没那么可怕了。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呜……她不露出那么吓人的眼神之后真的好漂亮啊!

霍诺利亚躲在芬里厄身后用自认为极其隐蔽的动作去偷瞄夏弥,一边羡慕如果她也可以这么漂亮就好了。

远处,血肉模糊瘫在地上的凡赛堤悄悄睁开眼睛,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没有了直觉,除了还能呼吸、睁眼和说话之外,就好像自己已经变成了石头,而且丝毫没有一丁点要恢复的迹象。

留下我不死还能说话是为了审讯我吗?

凡赛堤立刻意识到了刘秀的想法。

趁着没有人注意他,他微微张开嘴,用尽所剩全部力气,以近乎嚎的方式吐出了一个繁复古奥的短促龙语音节。

“闭嘴!”

最先反应的是在凡赛堤身上留了些手段的刘秀,几乎是音节刚刚响起,他就如同禁制凡赛堤的四肢一样禁制了他说话的能力,但这个音节已经脱口而出。

第二个反应过来的是路明非,无形的屏障自其体内爆发向外扩散,笼罩了所有人。

然而这一声龙文并非是用来攻击的,它不会引起任何元素变化,也不会对听到的人造成任何精神冲击,它的效果只有一个——解除霍诺利亚的记忆封印。

以及打乱一直以来他们留在霍诺利亚灵魂上的所有措施。

“啊——”

几乎是在听到龙文的同时,霍诺利亚抱着头摔倒在地上。

“霍诺利亚!”

芬里厄小心而迅速的转过头,把头凑近到躺在地上,蜷着身子抱头惨叫的霍诺利亚身前。

“疼……我的头……好疼……”

霍诺利亚眼中血丝浮突出来,无形的精神力从她的身上扩散开,扭曲、混乱而又畸形,被笼罩的几人感受到强烈的不适。

身为修士的路明非和刘秀在接触到霍诺利亚身上散发出的扭曲精神力量的后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她的灵魂中被强行缝合了大量不输于她的灵魂碎片!

不成金丹或阳神,就连修士的神魂都有着寿元极限,只是相比于普通人的一声已经非常长了而已。

而接触到霍诺利亚散发出的精神力量后,路明非大致估算了一下,她的灵魂存在时间绝对已经超过一千年了。

甚至如果他猜的没错,眼前这个以炼金人偶为身躯的霍诺利亚灵魂,应该就是一千五百年前的罗马帝国公主霍诺利亚本人!

也就是说,她很可能确实就是真正的霍诺利亚,那个芬里厄当年从罗马帝国抢走的霍诺利亚!

如果是龙或者修士还好理解,,可区区一个凡人,灵魂凭什么能存在这么长时间而不朽坏?

答案是不断地向她的灵魂里缝合其他灵魂的碎片,以这种扭曲的方式不断地强行延长灵魂的寿命,代价是灵魂不仅会在一次次的缝合中变得畸形起来,而且还会留下永不消退的灵魂痛苦,每缝合一次,灵魂上就多一道伤口,痛苦就加深一次,一直持续到魂飞魄散为止。

当然,这种痛苦是可以短暂镇住的,但代价是灵魂以更快的速度走向朽坏,而为了避免朽坏,就要以更高的频率进行缝合,然后再进行更高强度的镇痛,无限恶性循环,直到最后一切镇痛方式失效,畸形扭曲到极限的灵魂无法再进行任何缝合,于是在极致的痛苦中魂飞魄散。

天书中记载了一些修士用类似手段强留下重视的凡人至亲至爱却反而为其带来无尽痛苦的例子,以此警告修士绝对不能强行为寿尽的凡人续命。

龙当然不知道另一个世界修士们的手段,但道理都是相通的,是以刘秀这个青春版的元神境还没看出来怎么回事的时候,路明非已经猜了个大概。

愤怒如同火山一般在胸腔中爆发,此刻路明非甚至比看到了被妖孽残害的姚霜父女更加愤怒,他们被夺取了生命,而霍诺利亚不仅要被夺去生命,还承受了上千年的非人折磨!

畸形的灵魂庞大而脆弱,在极致的痛苦中散发出扭曲的精神力,甚至连老唐、夏弥和芬里厄这样的君主都收到了影响而感到有些难受,如果这里有普通人,可能马上就会在这失控的精神力中脑死亡。

轻吐一口气,路明非走过去,蹲在抱头哀嚎的霍诺利亚身前,拍拍芬里厄巨大的头颅,迎着他孩子般担忧焦急的眼神安慰道:“放心吧,接下来她就不会痛了。”

在说话的同时,他伸出手掌悬浮在霍诺利亚头顶,神识缓缓渗透进去,为她遏制住畸形灵魂上遍布的伤痕,尽可能捋顺压制那些被强行缝合进她体内的灵魂随便。

源自灵魂深处的痛苦渐渐平息,霍诺利亚散发的精神力也逐渐平和下来。

这些逐渐平和的精神力不再让人感到难受,而是蕴藏了某种信息在其中。

路明非尝试着去感受这种信息,恍惚间仿佛被拉近了一个梦境中。

他像是一个透明的影子,站在一座古罗马风格的宫殿角落里,看着几个穿古罗马宫廷风格的华丽长袍,神采飞扬的贵族拿着诸如烛台、石头、木棍甚至有精美纹路的花瓶之类的东西,将一个抱头蜷缩在地上的矮小少年围起来不断殴打。

“不要打我……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少年似乎有些呆傻,面对围殴只会蜷缩起身体,不断地重复着一句“不要打我”,既不反击,也不躲避,甚至没有其他的话。

路明非皱起眉头,对面前这一幕本能地感到不喜,但毕竟只是霍诺利亚心中的幻境,就算他去阻止也没什么意义。

他微微转头,把目光挪到宫殿的门口,那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少女。

大门打开,阳光照进来,被围打的少年抬起头看过去,在他的视角,少女逆着光站在门口,发梢和裙摆都是氤氲着微光的火红,脸在阳光里模糊不真切,只能看到她眉梢如剑,凌厉凌厉。

她拎着一根带刺的荆条,大步向着围起来的人群走过去,像是从光中走出来的女武神,如挥舞战刀般抡转荆条抽在打得最狠的贵族少年身上,荆刺撕破华服,在他身上留下血痕。

哀嚎声中她手中的荆条再次挥扬起来,于是又响起一声哀嚎。

素腕扬起又落下,哀嚎一声声响起,她手中的荆条越挥越快,划破空气发出呜咽般的声音。

直到荆条把每个围殴矮小少年的贵族们都抽了一遍,女孩侧开身子一步,荆条再一扬,对着被吓得颤抖的贵族少年们用荆条一指打开的大门,立目扬眉,威风凛凛。

“滚!”

贵族少年们丢下手里的东西狼狈逃走。

女孩随手把荆条丢在一边,掌心因为反震力而泛红。

她把地上木讷矮小的少年扶起来,为他摘下头发上挨打时沾的树叶,对着他问道:“怎么样?阿提拉,你受伤严重吗?”

少年很矮,站在女孩身前时头顶只到她的鼻尖。

他摇摇头:“我没事。”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