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从我是余欢水开始 > 第378章 寒假后

第378章 寒假后

双拳难敌四手,最后在无限连捶之下,草莓糖葫芦还是给买了。

用乔英子的话说,这是他的赔礼。

不过钱文硬是用个人魅力,跟卖冰糖葫芦的老大爷压下了价格,一根十元。

她们配不上十二的,他身上隐隐作痛的捶伤说的!

“祝你们长蛀牙。”钱文捂着被乔英子捶了一下的颈部,人不大手劲还不小。

“谢谢,不客气。”乔英子开心接受了他的祝福。

反正得利了,你想怎么祝福怎么祝福去,我能听进去,算我输!

“嗯,好吃,白嫖的味道。”黄芷陶做出一副陶醉状,以报钱文的嘴贫。

钱文懒得理两个暴力女,“磊儿,季杨杨,你们吃么?”

林磊儿道,“表哥,我不喜欢吃糖葫芦。”

季杨杨摇了摇头,“我也不喜欢吃,纯粹就是在啃糖。”

乔英子美滋滋的咬了口糖葫芦,然后拿着糖葫芦在钱文面前一晃,大方道,“方猴儿你吃不,我出资六元钱,给你买个山楂糖葫芦。

不用跟我客气。”

“我出资一半三元,你的气质也就到这了。”一旁黄芷陶报复道。

钱文轻蔑的看了一眼两女,然后突然一扶身旁王一笛的小脑袋,她红唇间刚好咬着一颗草莓糖葫芦,钱文挑衅了一下乔英子,黄芷陶,然后在两人震惊的瞳孔下,一口咬在王一笛的红唇上。

“额~”林磊儿也看傻眼了。

季杨杨见了,头也没回直径往书香雅苑里走,看着闹心!

软软的糯感,甜滋滋的糖葫芦,柔软香甜,有些晕的王一笛推开钱文,小拳头一攥,心跳加速道,“好……好多人。”

唇吻唇离时间不长,没多少人注意到,钱文舔了一下唇间还带着一丝丝的糖意,对乔英子她们挑眉道,“谢谢不用了,我有糖葫芦吃。”

“桃子,我出钱,这狗粮今天是买定了。”乔英子挥舞着糖葫芦,嚷道

“我硬喂方一凡,他今天狗粮是吃定了,耶稣来了都没用,我说的。”黄芷陶狠狠咬了口糖葫芦泄愤。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咪咪阅读,www.mimiread.com 安装最新版。】

说完的乔英子和黄芷陶看向林磊儿,让他表态,两人的目光有些凶,势比人强,林磊儿软软道,“我可以帮你们抱表哥。”

没走几步的季杨杨走了回来,淡淡道,“我还是有点零花钱的,我可以提供绳子。”

这几下,他们已经分工明确了。

除了王一笛还没回神,耳朵绯红,其他几人看他的眼神都很不友善,如果是在夜晚,应该能看到爆射出数寸的凶光。

几人慢步逼近,成一个包围圈,打算实施他们的计划。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钱文背后的书包朝他们一扔,掩护之间,拔腿就跑。

“我妈喊我回家吃饭,拜拜~”

话音未落,钱文已经跑出数米。

乔英子豪迈一挥手,千军万马来相见气势,“活捉方猴儿~”

季杨杨一掰手腕,骨节嘎巴做响,今天非要让方一凡尝尝狗粮的味道。

黄芷陶什么也没说,已经追了上去,她这还没结果呢,就天天被暴击,忍不了。

“磊儿,大义灭亲的时候到了。”乔英子眼睛一眯,余光带着威胁,看向林磊儿。

林磊儿咽了口唾液,向前追去,“表哥,我们没有恶意,你别误会~”

王一笛接过乔英子递给她钱文的书包,揉了揉绯红退下的耳朵,甜甜的跟在他们后面,刚刚的感觉让她心里挺甜,就是有些害羞。

一群人在书香雅苑里围追堵截钱文。

放寒假了,虽然今后的补课肯定不会少,可是心态上还是一阵放松。

最后钱文太滑,他们没有强行喂成狗粮。

寒假补课没了,让家长们有一些不满,这都高三了,学习都来不及,怎么还休息了,可学校安排他们也阻止不了,只能接受。

学校没补课,那就家长给安排,其中王一笛最忙,季杨杨最刻苦,钱文他们四个补自己的弱项,时不时组团去学校上自习课,寒假就这么一天天过。

水木的冬令营快开了,因为是要住宿的,今天童文洁专门请假要带磊儿去买一些要用的用品。

“凡凡,你去不去?”童文洁在客厅喊道。

“就买点东西,我带磊儿去不就行了,您老人家真是小题大做,还专门请个假。”钱文从卧室出来,手里拿着物理笔记。

林磊儿已经换好了鞋,裹好羽绒服,在门口等他们。

“什么小题大做,这水木的冬令营可不是谁都能进去的。

再说你丢三落四的,东西给磊儿买不齐怎么办,我自己来放心。

别给我瞎扯,问你跟不跟我们走,不去就老实在家学习,别乱跑。”童文洁弯腰换好鞋,起身整了整衣服,看向钱文说道。

“桃子也要参加水木的冬令营,本来是打算今天一起去买东西的,既然磊儿有你陪,我就跟桃子他们去了。”钱文说道。

童文洁瞪了他一眼,“让你不报冬令营,要不然就能和磊儿一起去了。”

“老妈,你想多了,我就是交了报名表也不一定能被选上,要知道我高三前都是学渣。”钱文耸耸肩。

“那不是有机会嘛!

走了。”童文洁懒得说他,推门出去了。

“表哥,拜拜。”林磊儿说道。

“磊儿,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不用给家里省钱。”钱文笑着嘱咐道。

童文洁和林磊儿走了。

钱文回屋继续学习。

一个小时后,黄芷陶威信联系,让他和英子赶紧下楼。

她已经在楼下等他们了。

钱文麻溜出门,在四层遇到同下楼的英子。

到了楼下,就黄芷陶孤零零一人。

“你这也太凄凉了,要是我和英子也都有事,是不是你就一人准备冬令营的东西去了。”钱文笑着问道。

黄芷陶一挎英子的胳膊,两人往小区门口走。

“没办法,李萌老师天天跟自习班,我舅舅为了抱得美人归,也天天泡学校。

我只能自己自力更生了,不过也习惯了。”黄芷陶无奈道。

“这是不是就我们最闲了,王一笛艺考将近,天天练专业课,恨不得一个人掰成两半来用。

季杨杨是自己给自己加压,这个寒假就没放松过,一天不是补习,就是在补习的路上。

对了方猴儿,磊儿呢?不是说一起么?”乔英子说道。

“磊儿被我家老大带走了,说不放心我,要亲自给磊儿准备东西。

咱们也不闲好吧,说的好似玩物丧志似的。”钱文跟着她们往外走。

“是不玩物丧志,我的生日礼物现在还剩一大半呢!”乔英子想到钱文送她的生日礼物,翻了个白眼,她已经很努力的写了,可还有一大半,简直闻者流泪,听者伤心。

“我的也是,简直写不完。”黄芷陶也吐槽道。

“谁让你们全写了,我就是练习后面的大题,其它的都是选择性练一练,前面的题对咱们又没有难度,废那个功夫干嘛。”钱文说道。

“我们也是挑大题练习,可是还是很多,你送我们的可是按斤为单位的,不是按本为单位。

当初你脑子瓦特了?送这个给我?”乔英子郁闷道,真是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礼物。

“是你要求泪流满面的,我是安你要求来的。”钱文笑着说道。

几人边聊边往附近的购物街,超市走去。

马路车水马龙,路中间有隔离栏,钱文几人从天桥到对面不远处的超市。

今天太阳挺大,阳光照的暖洋洋的,三人慢步走上天桥。

天桥上。

“来一来,算一算,不准不要钱,阴阳五行十褂九灵……”

一人身穿绵大褂,面前一个八卦布,身旁放着一个黑色书包和一个铜制的八卦盘,口中吆喝着。

不过奇怪的是,算卦的一般都是上年纪,一脸慈祥,或者出尘气质的老人,这位不断吆喝的确是一个小年轻,可能也就比他们大不了多少岁。

作为新时代好青年,对神神叨叨,一向如对待自己的鞋子,有用则信,无用则弃。

需要的时候才穿,而且分情况换不同的鞋子,比如他当年过四六级,满天神佛都拜了个遍,最后心里不踏实,还挂了个柯南,想挂科都难。

这就是他们年轻人对神神叨叨的态度。

钱文微笑的望了望,和英子桃子走过。

“方猴儿,我手机膜起来了,我换个手机膜。”

正好天桥上有贴手机膜的,乔英子想起自己的手机,叫住钱文。

钱文左右望了望,这个贴膜小桌子正好在算命的对面,可没老板,就孤零零一张桌子,上面摆放着一些手机膜。

“英子,老板好像不在。”桃子也望了望,没看见人。

“在呢~小姐姐,我祖传贴膜,物美价廉,让我看看你的手机型号,一定贴的严丝合缝。”

对面算命小哥从小板凳上一个起跳,急忙跑到手机膜小桌前。

钱文望了望对面的八卦图,又看了看面前的小桌,摸了摸鼻子,笑着开玩笑道,“老板,业务挺广啊。”

乔英子和黄芷陶也对这个操作惊着了,听钱文的调侃,露出笑容。

“小哥,来一卦?祖传相术,免贵姓袁,祖上袁天罡。”

算命小哥一边给英子手机挑手机膜,一边还给自己招呼生意。

“老板,祖传有些杂啊。”英子笑着说道。

小哥听了也不尴尬,大大方方一笑,“不碍事,不碍事,都精通。”

黄芷陶看着好玩,看向手脚麻利贴膜的小哥,“那老板,我们在你这贴膜,送一卦呗。”

小哥歪头一想,看向黄芷陶他们三人,“贴三个手机膜,送一卦,不准不要钱。”

钱文一笑,挺会做生意啊。

“老板,太精了,你生意想不火都难!”乔英子听了说道。

小哥没在乎说什么,看向他们又继续揽生意道,“算不?贴三个手机,送一人一卦,保准。”

黄芷陶好像有些感兴趣了,看向钱文,问他的意思。

可钱文对神神叨叨一向排斥,这东西不听还好,听了之后心理作用,让人难眠。

“老板,我也会算卦,要不我给你来一卦,我算准了,我朋友的手机贴膜免费怎么样?”钱文看向小哥说道。

小哥一愣,这是来砸场子的?

乔英子和黄芷陶更感兴趣了,方猴儿还会算卦?

“怎么老板不敢?”见小哥不说话,钱文激道。

一激还真有效,走南闯北他怕过什么,就是靠着豹子胆闯天下。

“行,要是准,我这贴膜免费,要是不准,你们得让我贴三个手机。”小哥看向钱文说道。

“行。”钱文同意了。

就当寒冬中的乐子了。

钱文当着几人面伸出右手,眯眼对着小哥神神叨叨掐指一算。

英子,桃子看了捂嘴偷笑,还挺有那么会事。

“老板,外地人吧?”钱文问道。

“嗯,南方人。”小哥点头。

“这快过年了,回家过年么?”钱文又问道。

“回,一年到头怎么也得回老家。”小哥没弄明白钱文要算什么,还是回答道。

“那你命中必会经历一大运。”钱文停止掐指一算。

“哦,什么大运,财运还是桃花运?”英子的手机贴好膜了,小哥递给她,让英子看看行不行。

可英子的注意力已经被钱文吸引了,随意看了看手机膜,没有气泡,严丝合缝后,就随意装了起来。

小哥也没着急要钱,他还等着贴另外两个手机呢。

他可不信对方能糊弄了他。

“NO,NO……”钱文摇了摇手指,“老板,算财运,桃花运太耗费功力。”

“那不是桃花运和财运,是什么?”

小哥看怎么忽悠他。

英子和桃子看钱文怎么嘴贫。

“老板你命中不久的将来……”钱文神神秘秘还掐着指。

几人都看向他,看能算出什么。

见吸足了目光,钱文轻轻吐出自己算出的卦。

“老板你不久后必经历春运~”

“……”

一道晴天霹雳击中小哥。

英子和桃子也小嘴微张。

见没人捧场,钱文自己给自己鼓了鼓掌。

“老板你就说准不准,是不是算得死死的!”

钱文的话和掌声让小哥回神,他不禁一笑,摇了摇头。

真是终日玩鹰,却被家雀啄了眼。

“准,小哥高手!”算命小哥也没翻脸,笑着对钱文抱了个拳。

他算命玩的就是套路,没想到已经万分注意了,可还是给掉进去了。

乔英子和黄芷陶突然给钱文鼓掌。

“啪啪啪~”

“666啊方猴儿。”

钱文抱拳,笑着谦虚道,“抬爱抬爱,捧场捧场。”

“那老板,我们走了。”钱文看向小哥一指要去的路对面,问道。

“一个字服,拜拜,不见。”小哥亏了一手机膜,可还是笑着说道。

见没发生什么糟心事,钱文一乐,这老板挺讲究。

钱文和英子,桃子转身走了。

小哥原地摇了摇头,今天这开张第一单不顺啊。

英子白得了一手机膜,虽然不贵,可开心啊,走路都蹦蹦跳跳了。

“早知道我也贴膜了。”黄芷陶遗憾道。

“方猴儿,够厉害啊。

不过,你就不怕老板翻脸么?”乔英子好奇问道。

“这有什么翻脸的,就是一乐子,他不承认,那就给他手机贴膜钱不就行了。”钱文一笑。

日常一乐,乔英子和黄芷陶都挺开心,钱文也挺心情舒畅,几人到了超市,开始给桃子买一些必需品。

超市一圈下来,黄芷陶没买多少东西,可钱文倒是买了不少,一个购物车一大半都是他的东西。

“方猴儿,你是来陪桃子的还是我们来陪你的,净看你买了。”乔英子吐槽道。

“想吃什么自己拿,我请客。”钱文挥手说道。

“那我不客气了。”

直中要害,乔英子笑着抱自己喜欢吃的零食去了。

黄芷陶无语,这也叛变的太快了。

几小时后。

三人逛累了,东西买了不少,每人都拎着沉甸甸的购物袋往家里走。

回了家,家里没人磊儿他们还没回来,不一会接到一条信息。

童文洁他们在外面吃了,让他和方圆自己搞定晚饭。

给方圆打了电话,方圆说要清理店里的鱼缸,可能回来晚一点,让他自己吃不用等他。

摸了摸肚子,今天正好买了牛排,可以弄来吃。

到了晚七点,王一笛回来了。

拿了一袋零食给她,至于来源理由自己编去。

几天过去,林磊儿去水木冬令营了。

他被童文洁按排到了季杨杨家。

因为季杨杨的妈妈刘静,请来了四位很厉害的老师,说是西城区教育界的四大天王,他,英子,季杨杨就一起补课了。

也好,家里就他一人,没有林磊儿陪,他一人学习是真没意思。

季杨杨家。

“方猴儿,帮我逃跑,给我打掩护。”季杨杨卧室,听课间,乔英子突然在他耳边小声道。

认真听物理的钱文一怔,这是干嘛?

疑惑的看向英子。

“我爸求救,呼唤我。”乔英子拿着手机,看了看老师,小声跟他说道。

钱文明白了,乔卫东最近为了攻略宋倩,鬼主意是真多,看来现在是需要英子帮忙了。

钱文看了看面前不远处的老师,这怎么让他帮忙?

“老师~”乔英子举手道。

正讲课的老师看了过来。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