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三国幼麟传 > 第一百八十八章 若天命在孤

第一百八十八章 若天命在孤

 

主意既定,步骘拟好公文,孙权旋即派部下校尉梁寓,连夜出使曹营。随梁寓一起的,还有孙权的称臣劝进的文书。

文书上表达了孙权希望曹操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取代汉天子,登基为帝。

******

江陵城下,魏营。

曹操看罢梁寓送来的孙权亲笔书信,视于帐下诸人,笑道:“孙权小儿此举,是要将孤置于火炉上烤啊!”

孙权的文书在帐下诸臣手中传递,人人神色各异。

曹操冷眼旁观,将帐下众臣的反应一一看在眼里。

文书从曹仁开始传阅,陆续传到徐晃、满宠、蒋济、桓阶诸臣僚手上。

等传到司马懿手上时,忽见司马懿跪拜在地,恭敬道:

“汉运垂微,天下十分而魏王有其九。今孙权称臣,正是天人之意,还请魏王克成大统,早登大宝!”言罢,以额触地,深拜不起。

司马懿很清楚,眼前的魏王已经油尽灯枯了,在这青黄交接的关键时刻,他绝对不能有一丝的大意和马虎,必须小心谨慎地送好魏王这最后一段路程。

直到这时,帐中诸人终于明白归来,这可是劝进之表,开国从龙之功啊!

由是一干人等争先恐后纷纷跪拜在地,恭请魏王登基。

曹操也不说话,只眯着眼继续看着帐下臣僚,仿佛在看一群猴子耍把戏一般。

恭请登基的声音从帐中传到帐外,帐外皆是跟随曹操南征北战的将士,闻言皆朝主帐方向跪拜,一时“魏王万岁”之呼唤如山呼海啸般响起,响遏白云。

曹操这才心满意足地像个孩童一般大笑起来:

“若天命在孤,孤为周文王!”

若天命在孤,孤为周文王?这个回答是什么意思?

周文王姬昌以演化周易出名,不过他在世时并非叫周文王,而是叫西伯侯。

其子武王伐纣成功后,建立周朝,将已过世的乃父姬昌追封为文王,姬昌可以说是周朝之开国太祖。

但周文王之贤名,不在于生了一个叫做姬发的儿子,而是因为,他得天下三分之二,犹能以臣事商,此为千古传颂的臣德。

所以在帐中诸臣听来,魏王的这个回答其实很是模棱两可。

他到底要当什么?汉朝的忠臣,还是新朝的太祖?

就在帐中诸人都陷入沉思之际,司马懿脑中早已一片通明:

“魏王自己不想登基,但实则心中早已默许太子曹丕在他身后开辟新朝了……”

念及此处,心中暗自嘘了一口气:

“魏王总算没有老糊涂,若他当真在暮年拼死过上一把皇帝瘾,那么自己可就没有拥立开国皇帝的元勋之功了……”

顿了顿,他又想起首先劝进的孙权,不由暗生警惕:

“如此一来,魏王为了确保太子能够顺利登基,退兵却是势在必行了。孙权此人的权谋当真非同小可,这般绵里藏针的计策,怎被他想出来的?”

这时,吴使梁寓又躬身奏道:“我主为表诚实,特将贵军于禁将军、故庐江太守朱光,以及部分将领遣返;至于寓居我境的数万大军,亦将不日遣送回境。”

梁寓这话说得暗藏机锋,将“囚禁江陵”四字改成了“寓居我境”,一来免了彼此间的尴尬;

二来,曹操若是就此接受了第一波将领,那么也就意味承认着南郡江陵是属于东吴的领土。

这点小心思如何瞒得过曹操的法眼?但他只笑了笑,并不准备点破。

这一次他挟势而来,逼得孙权彻底俯首称臣,又将于禁和三万降卒拱手奉上,可谓已竟全功。

至于南郡,他趁孙刘大战之际已经取了一半。所谓贪多嚼不烂,而今的大魏内忧外患,再经不起一点损失了。

待听到于禁将被第一批遣返后,曹操面无表情,侧身对曹仁道:

“世上本无百战百胜的将军,于禁恰逢霖雨,败于关羽,本不为耻也。但他身为名将,深受国恩,竟贪生投降。太也教孤失望了。孤不愿再见他。子孝(曹仁字),此间降卒交接一事,便交于你全权处置。”

曹仁当即躬身领命。

曹操睥睨左右,沉声道:“其余诸将,明日随孤还镇许都!”

******

翌日一早,孙权迎风孤立于江陵城头,望着不远处的魏军如流水般而来,又如流水般退却,酸甜苦辣诸般滋味,一并涌上心头。

这一战,东吴看似拓地千里,但大军先惨败于刘备之手,为求脱身,被生生剜了一块肉去;又被曹操两线牵制,再被刨去一口肥肉。

而今元气大伤,没有几年功夫,只怕缓不过劲来。

曹魏倒还好说,毕竟他已经俯首称臣,而且吕蒙主持了沔水南岸水军大营的建设,一旦投入使用,曹操未免腹心受到威胁,定然不敢轻易南下。

可惧者,还属刘备。

夷陵一战,他终于见识到了蜀军的战力,当真不比魏军稍弱上半筹。

时汉军退却之际,封锁了关羽战死、刘备昏迷的消息,故在孙权看来,蜀汉方面依旧将东吴视作最大的仇敌,一想到未来可能还要与刘备交战,不免一阵心悸。

就在他意乱神迷之际,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孙权侧身望去,却是步骘衣决飘飘,大步而来。

步骘此次主持议和,又献策使曹操退兵,孙权十分感激他,亲自上前相迎。

www.31xs.net 但见步骘深深鞠了一躬,抱拳道:“臣此来,是向主公辞行的。有消息传来,南海军情不稳,臣既蒙主公委以督交州诸事之重任,如今此间事了,自当回镇。”

孙权握住步骘双手,叹道:“孤六神无主,幸得子山襄助。”

步骘又躬身道:“临行前,臣有两计,可颓刘备之势,疲益州之兵,愿献于主公!”

孙权闻言,双目一亮,忙问道:“愿闻其详。”

步骘道:“主公可知刘备定蜀后,铸直百五铢一事乎?”

孙权仔细思索一阵,皱眉道:“未知也。”

步骘解释道:“刘备入蜀前,与麾下将士约定,蜀中金银分赐将士,谷帛归于朝廷。后来益州初定,士卒竞相争夺刘璋府库中的宝货,导致军用不足,刘备甚为担忧。”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